您现在的位置: 张掖市林业科学研究院 > 生态文苑 > 文萃采撷 > 正文
专题栏目
热门信息
推荐信息
百人牛牛手机版相关的文章
没有相关信息
黑谷访墓
黑谷访墓
作者:中国文明…  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  点击量:  更新时间:2015-4-20 14:39:31
平常散步,从学校翻过吉田山,至真如堂。若时间充足,可继续南行,就到了阔大的金戒光明寺,本地人习称“黑谷”。这一片区域都叫黑谷,与白川相对,皆为地名。金戒光明寺为净土宗寺院,寺内塔头众多,有些可以进去散步,有些则谢绝访客。小庵小院内,住持与家人居住在一起,很温馨,生活气氛也很浓郁。此处地势高于城内,立在钟楼边,能看到大半个京都,适于看夕阳与夜景。

  金戒光明寺曾是日本近世史上一段凄壮往事的舞台。十四代将军德川家茂命会津藩主松平容保任京都守护职,负责维持京都治安,实为监视皇室动向。松平容保率一千家臣到京都,将本阵驻扎在金戒光明寺。大政奉还后,倒幕派的萨摩藩与长州藩控制京都,幕府派的会津藩自无容身之地。两派于京都南郊鸟羽、伏见一带交火,幕府军告败。几次作战中死去的会津藩士再也不曾返回遥远的东北故乡,便收葬在金戒光明寺内。今日,在大殿东侧巨大的紫云山墓地中,有一片“会津藩殉难者墓地”供人凭吊。紫云山,又曰黑谷冈,东面陡峭,西面平缓铺展,共安置一万余座墓碑。黄昏时,夕光作金紫辉煌之色,涂染满山。京都恐怕没有第二处地方,可以见到这幅光景。

  京都名人墓地很多,百余年前,汇文堂已出版过《平安名家墓所》,载明某某名人葬于某某寺,方便好事者按图索骥。网上也有人编了各种扫苔录,供人探索。对于凭吊名人墓地的行为,一般态度都很宽容,并无特别忌讳,大河剧片尾也常介绍片中某人葬于何处。小津安二郎在镰仓圆觉寺的墓,访者不绝。去年8月,也曾到圆觉寺,徘徊墓园外,还是没有进去。我虽很喜欢小津,但对他谈不上多深刻的了解,不敢贸然拜访,故作亲近,更不必有墓前饮酒之类的风雅事。小津许多海外的影迷辗转到此,供奉清酒或香烟,也很好。究竟什么做法是妥当知礼,并无定规,心意诚恳即可。

  1955年12月郭沫若一行访日,在京都短暂的三天,就作了探访内藤湖南、狩野直喜、桑原骘藏之墓的安排。内藤湖南葬在有谷崎润一郎“寂”字碑的法然院,而狩野直喜、桑原骘藏就葬在黑谷紫云山。

  迈过莲池的极乐桥,面前有一条石阶,直通山顶文殊塔。道旁石碑林立,有路标,“文殊塔东北二十间许有山崎闇斋坟墓”,“竹内栖凤先生墓,文殊塔前左行七十步”。旧塚、新塚交错,还有久无人祭扫的废塚,将墓碑集中一处,堆得很高。江户时代的墓,大半是个人墓与夫妇合葬,今日常见“某某家先祖代代之墓”“某某家之墓”的家族墓,是明治之后才广泛流行。这也是人口膨胀、土地紧张的结果。若檀家中断给菩提寺的供养,乃至中断联系,寺庙用地又紧张,该墓遂成废塚。每家寺院墓地都有存放废塚墓碑之处,碑文漫漶,苍苔遍布。

  沿途细看碑文,有云:“这个孩子来到世上两年,随风而去。家人都爱她,想念她。”有云:“吾母温柔善良,信州人士,抚育我兄弟姊妹五人,含辛茹苦,终年八十五。”有云:“世代皆安眠于此,守护家族每一个人。”有云:“法师一生持善念,欲度众生。”……都很可感慨。有一座比较特别的墓碑,塑一手顶一石球,云:“此傀儡塚是也,纪念被人类赋予灵魂的人偶们。”想到北山宗莲寺纪念被砍伐之杉的杉塚,大阪四天王寺纪念花道用材的花塚,常照寺埋葬天下名妓、第二代吉野太夫腰带的腰带塚。

  走到文殊塔前,回望城中风景,若是夕照正盛,满眼阴影逆光,撼人心魄。紫云山周围遍植松、樟、杉、竹,风起时,枝叶摩挲,汹涌如潮。更有漫山无数卒塔婆叩击墓石,不绝如缕,好似亡魂私语。

  文殊塔北侧不远,有京大第一任校长木下广次之墓,相邻不远,是狩野直喜家族墓。据嫡孙狩野直祯回忆“笔者小时候,时常被祖父带着上坟,也总要同时参拜木下家族的墓地,并被告知,‘这是大恩人的墓地’。直到现在,笔者还保持着小时候的习惯,到了黑谷墓地时,总不忘在木下家族墓前默立一会儿。”

  文殊塔前又一路标:“闇斋先生茔域东距三十步许。”顺利寻得,墓石上有“山崎嘉右卫门敬义之墓”。左后方为闇斋父母的墓碑,“山崎净因出士之墓,妻佐久间氏祔”。我对日本近世思想史完全不了解,无法多谈。此外尚有“於玉娘之墓”“於鹤娘之墓”,想是山崎家的女儿,亦未深考。

  继续北行四十步许,即竹内栖凤夫妇墓。认识的国内朋友都不太喜欢他的作品,究其原因,还是因为我们以为日本画与中国画太像,不离“模仿”。虽然近代以来的日本画不论题材、表现手法、用具都作出很大创新。京都人对竹内栖凤很有感情,几乎每年都有他的画展,旧书店、拍卖会偶尔亦能见到他的作品,是“本地人”的骄傲。高产的画家,与高产的作家一样,很难件件精品。看画家全集,确有审美疲劳。纵如此,也依然喜欢栖凤的画——— 除了那幅活灵活现的《花与蛇》,几次猝不及防翻到,都大受刺激。

  桑原骘藏家族、小川琢治家族也安眠于此。这两处都不太好找,无多线索。去了几回,才偶然路过桑原家墓地。那一瞬又想:自己并不熟悉先生的著作与思想,如此唐突造访,实在鄙俗可恶。然而既有缘路过,便默立合掌吧。

  小川氏出身和歌山,在京都无有菩提寺与先祖墓地。琢治的好友、考古学家岛田贞彦是京都人,便将自家菩提寺———金戒光明寺西住院——— 介绍给琢治。从此,琢治一脉遂留在京都。西住院有一株很好的垂樱,春来花枝妙曼。某日去时,老住持正打理庭院。恭恭敬敬行了礼,向他打听琢治墓。他笑:“你学地理学么?”“倒不是……”“那么,是物理学,还是史学,还是文学?”我也笑了。原来很多人知晓琢治、前来祭拜琢治墓,不是因为琢治的专业,就是因为他那一家才俊的研究。

  “你进来坐一会儿。墓不在这里,还是在紫云山中。但很偏僻,我给你画个地图。”他取来纸笔,给我指明路线,仔细画出钟楼、三门、莲池、文殊塔。深谢过,在墓园入口处买了两束佛花,按图索骥,很快寻得。在文殊塔东南部,竹薮遮蔽,十分冷清。墓碑是一座小小的五轮塔,地轮部正面是“小川琢治小雪”,背面镌有“小川芳树、贝塚茂树、汤川秀树、小川环树”四人姓名,可惜剥蚀严重,很难认清。

  三月底、四月初,山中开满樱花。之后,塔头内外遍开铃兰、芍药、牡丹、棣棠、金丝桃、花菖蒲、绣球、栀子、莲花,接连不断。如无扫苔之癖,来此看花也好。(苏枕书)

信息录入:林源    
  • 上一篇信息:

  • 下一篇信息:
  • 【字体: 】【关闭窗口
    版权所有:张掖市林业科学研究院(张掖市林业试验苗圃) 未经书面许可,严禁任何形式转载或复制
    地址:甘肃省张掖市甘州区东门外9公里处 电话:0936-8671238 传真:0936-8671238 
    ICP备案号:   网站技术支持: